书库排行繁體
风游无方

《风游无方》

]*>/g,'\n'));}});" title="加入书架" class="shujia">加入书架]*>/g,'\n'));}});" title="添加书签">添加书签

第五十二章 避祸趋福

    天*天*小*说 m.jfjw4cxr.com    “灵尊,那我们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楼伯伯,保重身体,鸾儿下次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女鸾和风俜向楼清告辞后,便也跟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姐姐,小狐狸就交给你们啦。”芙华对她俩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这个小师妹心思细腻善良,风俜很感激她对云喜的照顾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啦,后会有期!”云喜朝芙华挥了挥手,便拉着风俜和女鸾,迫不及待地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芙华望着云喜远去的背影,叹了口气。如果她得知她之所以能离开鹤洲,是因为她的娘亲已经被抓来了,定会难以接受吧。一进一出,擦肩而过的母女二人,今后的命运似乎很难由得自己了。

    不过芙华现在也没空操心那么多事,寒剑那个小混蛋还在君尺手里,虽然平日里很烦他,但如今不在了,九渊宫就冷清了许多,她还怪想他的。所以当务之急,是与逍师兄一起将他救出来,好让她欺负着玩。

    刚走出鹤洲,风俜就忍不住,好奇地询问女鸾:“女鸾,楼清他为何对你那么好?”

    “楼伯伯与我爹爹娘亲都是至交,所以对我也格外关照。”女鸾答道,风俜以前都喊她鸾儿,如今改口叫全名了,她还有点不习惯,但也在情理之中,她的那些所作所为,风俜没与她断绝关系,已是对她最大的宽容了。

    “楼清与师娘也是至交?”风俜原以为楼清只是与鲲知交情深,没想到与师娘竟也有渊源。

    还没等女鸾回答,云喜这个话唠就开始岔开话题了,“大人的事我们就别管了,风姐姐,你不是说带我去找扶僵么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风俜无奈地回答,大人的事?合着云喜还把她与女鸾当成孩子呢。

    “扶僵他之前去哪了?”云喜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医者,依然是悬壶救人去了啊。”扶僵受伤,修为尽失。云乐仅剩一尾,略强于凡人,如今还被软禁于九渊宫。对于云喜,他们是最重要的两个人,一时间都突遭厄运,风俜实在不知如何开口。纸包不住火,迟早要告诉她,但看着一脸烂漫的云喜,她又把话憋了回去,决定还是先研究研究措辞,看怎么说对云喜带来的打击最小。

    “那他太坏了,只知道救别人。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怎么不来救我。”云喜埋怨道,两只手气鼓鼓地扯着路边的叶子,甩到地上,又用脚踩了踩,好像那就是扶僵似的。

    风俜听了此话,一时无言以对,总不能说扶僵受伤了,连自己都救不了,那小狐狸估计得伤心得走不动路,此去女床山,路还长着呢。

    “你一会到了归虚山,见了扶僵,肯定啥病都好了,他啊,就是你的药。”女鸾打趣道,说到这些话时,她忽然想起长亭那句“我的病便是你,从第一次见到你,你便成了我的病”,不禁内心一颤,自己是他的病,竟也成了他的药,一剂猛烈的毒药。原本该救赎他的自己,却害死了他,想到这里不禁气急攻心,喉头刺痛,嘴里一涩,一口鲜血没憋住,呕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鸾儿!”

    “鸾姐姐!”

    风俜和云喜见状,吓得半死,连忙扶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风俜吓得脸色发白,着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吐出来就好了。”女鸾弱如扶病地笑了笑,她五百年来大错特错,将自己推向了地狱深渊。如今她也不奢求再爬上去,只希望忘川河相见时,长亭能够原谅她。

    风俜扶她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,“我们在这休息会吧,你真的没事么?”

    “无妨,不避祸不趋福,早该如此了。”女鸾摇了摇头,眼里充满了凄凉。

    “鸾姐姐,你在说些什么啊?我都听不明白。”云喜一脸困惑。

    风俜明白女鸾为何吐血了,也知她已彻底醒悟,但看她心如死灰的模样,定是对自己失望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你如今的模样,可不像淡泊之人该有的。往后日子还长,鸾庙,会重新振兴的。”风俜笑道,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她的侧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呀?”一头雾水的云喜急得在旁边转来转去,一会拉着女鸾,一会又缠着风俜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生病了,心情也跟着郁郁寡欢,你风姐姐安慰我呢,走吧,送你去归虚山。”女鸾站起来,牵着云喜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云喜一听,反过来抓着她的手安慰道:“生病?一会让扶僵给你瞧瞧,他的医术天下第一,没有他治不好的病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鸾儿病已经好了,快走吧,不能耽误你见扶僵。”天下怎么会没有扶僵治不好的病?他自己的病,他就救不了,这就是医者的宿命,风俜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既然扶僵找到了,那我娘亲呢?都说她杀了好多人,但我不信,必须找她问个明白,我不准别人乱说我娘亲不好。”云喜突然换了话题,看着风俜问道。

    风俜愣了愣,然后下了很大决心似得说道:“你娘亲被鹤洲的人找到了,因她有嫌疑,所以被软禁在了九渊宫。”

    云喜一听,转身就往回走,“我要回九渊宫找娘亲。”

    风俜和女鸾赶紧拉住她,“云喜,若真为你娘亲好,就不要去九渊宫。软禁在九渊宫,是对她最好的保护了。若她出来了,人族不必说,有些被赶到山林,愤懑不平的同族说不定也会找她麻烦。”女鸾轻声软语地劝道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真孝顺,就乖乖待着,别惹事,同我们一道查明真相,还你娘清白。”风俜严肃地说道,经过此事,云喜必须成长起来了,过于任性,说不定会伤害到自己。

    云喜低着头沉默了半晌,问道:“那我该怎么做?”她虽恨不得立刻见到娘亲,但女鸾和风俜的话也警醒了她,自己不能肆意妄为,否则只会害了娘亲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去归虚山。”女鸾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可是在九渊宫不是说将云喜安置在女床山么?这样做可以吗?”风俜问道,按之前在九渊宫商议好的,女鸾应保证云喜待在女床山。如今这样,她自然乐意,可是担忧女鸾不好交差,这关乎鹤洲对人族的信义,并非小事。天*天*小*说 m.jfjw4cxr.com
W88优德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